法律在线
案件不“带病” 推醒“麻木人” ??新时代检察工作将
发布日期:2020-09-11 03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我们做得还远不尽如人意。”张军说,2019年共起诉1385名黑恶势力“保护伞”,其中检察人员42名,说明自身监督制约远不到位。另一方面,还需顺应新时代党和人民新的更高要求,切实增强推进执法司法制约监督体系改革和建设的自觉。

  当日会上频频提到的“加减法”,源于正在开展的检察官业绩考评工作。此前,最高检印发了《关于开展检察官业绩考评工作的若干规定》,这份规定分类设置了160项质量指标、106项效率指标、46项效果指标,以期发挥好业绩考评的“风向标”“指挥棒”作用。

  重要“抓手” 推进业绩考评

  在张军看来,中国政法工作体制的鲜明特色和独特优势是,党领导下各政法机关分工负责、互相配合、互相制约,这既有利于增强政法工作的系统性、协同性,减少效率损耗,又有利于防范执法司法错误,确保法律正确适用。

  一道道“加减法”让新时代检察工作更直观、更可感。为解决实践中长期存在的不愿监督、不善监督等突出问题,“办案过程中发现案件不该立的监督撤案了、发现侦查违法的监督纠正了,在办案基础分之上再加分”;相应的,被监督对象因严重失职、渎职等受到刑事处罚或政务处分,驻所检察人员未发现或未提出监督意见,负有失察责任的减分。今年1月至7月,检方查办司法工作人员相关职务犯罪保持良好势头,共立案侦查665人,同比上升63%。

  郭兴旺曾在答问时说,开展检察官业绩考评就是要把不能胜任办案、不能独立承担司法责任的检察官比出来、把员额退出来,让优秀的检察官觉得有动力,让不能胜任者有压力,形成能者上、平者让、庸者退的动态管理机制。

  中新网北京8月28日电 题:案件不“带病” 推醒“麻木人”??新时代检察工作将如何高质量发展?

  记者 张素

  记者注意到,今年以来,张军几乎逢会必讲检察官业绩考评工作,多次强调要把其作为检察队伍、业务管理的重要抓手,作为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全面推进。

  各政法机关具有共同的政治目标,但制约监督往往不足。实践中,一些案件“带病”进入下一个司法程序;一些犯罪嫌疑人不该捕的捕了、不该诉的诉了;一些案件不该错的错了、该抗诉的没抗诉、该纠正的没纠正。

  案件“带病” 制约监督不足

  扎紧“篱笆” 营造风清气正

  “我们办的每一起案件,都事关国家治理、法治建设大局。共和国检察官不仅要做执法司法的‘工匠’,还要努力成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‘大师’。”他说,要坚持理念引领,让司法办案更有灵魂。(完) 【编辑:李玉素】

  此前,最高人民检察院政治部副主任郭兴旺就上述规定答记者问时说,显著特点是改变以往数量、工作量为主导的考核思路,要求构建以办案质量和效果为核心的考评管理体系。

  他同时强调“坚持严管厚爱,尊重检察人员的主体地位”,要完善依法履职免责和容错纠错制度,严格区分办案质量瑕疵责任与故意枉法办案责任,严追责与重保障都要到位。

  今年5月,相关部门已印发监督管理办法,防范办案廉政风险。张军在会上重申,要完善检察官惩戒制度,明确惩戒范围和程序规则,被惩戒追责的检察官,业绩考评要有明确的负面评价。

  “一些案件‘带病’进入下一个司法程序”“我们自身监督制约不足,导致法律监督效果不彰”“这些推不醒、点不透的‘麻木人’,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”……

  需指出的是,检察机关作为党绝对领导下的司法机关、国家法律监督机关,在执法司法监督中肩负双重责任:既要强化自身监督制约,也要履行法律监督职能,确保执法司法公平公正。

  除了避免“大锅饭”,更重要的是,随着司法责任制改革全面推开,检察官办案自主权明显增大,特别是“捕诉一体”改革使同一名检察官捕、诉全流程可自主决定,更容易受到各方面的“围猎”。张军指出,业绩考评要把从严治检要求融入其中,促进把“篱笆”扎得更紧。通过制度设计,营造风清气正司法环境,向人民、向社会持续传递公正司法的强烈信号。

  “加分”“成倍加分”“减分”“倍减”……

  27日,全国检察机关电视电话会议召开。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、检察长张军在讲话中回应了外界诸多关切。他强调,要学习贯彻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会精神,紧紧围绕执法司法制约监督体系改革和建设这个主题,以完善检察官业绩考评机制为抓手,把党中央和中央政法委各项部署要求落细做实,引领新时代检察工作高质量发展。